将坐在第二排位置上的于关京抱下了车子

2017-11-10 00:06

1月15日,赣榆县人民法院召集于关京家属以及5名被告进行了首次诉前调解,因为双方对赔偿金额分歧较大,没有达成一致。

据王一省称,当晚的酒席与欢墩镇派出所所长韩排善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所长刚到我们镇上才两个多月,根本不认识于关京,不知道怎么会被扯到一起的。

12月16日清晨6点左右,在赣榆县八方驾校欢墩镇营业部学习驾驶的小朱和另外几个学员一起很早就赶往驾校,因为校长于关京前一天通知他们当天要带着他们前往县城去参加理论考试。

8点09分左右,张秀文扶起于关京,于关京试图向房间走,结果又被张秀文抱上了车子,8点10分左右张秀文开车带着于关京离开驾校。

当天上午8点左右,正在赣榆县城的于关京妻子以及一双儿女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后连忙赶往欢墩,可惜等到他们赶到时,见到的已经是于关京冰冷的尸体,经法医初步鉴定,于关京是酒后意外死亡。

昨天上午,记者从赣榆县公安局获悉,赣榆县公安局纪委经过调查后也证实韩排善当晚没有参加王一省的酒席。1月28日下午17点31分,赣榆县公安局通过网络对于关京死亡事件中涉及韩排善的情况进行了回应,经调查确认:2012年12月15日晚,死者于某和王某、杨某、徐某、张某、庄某、曹某共七人在欢墩镇明城酒家吃饭,大约从18时开始至19时结束,期间共喝了四瓶珍宝坊白酒。我局欢墩派出所所长韩排善于12月15日下午在连云港市职业技术学院参加全市公安机关中级执法资格考试,于当日19时许回到派出所,并在派出所食堂就餐,未与于某等人一起喝酒。

大概过了近20分钟,在8点43分的时候,张秀文一人沿着驾校门前的小路独自离开。

警察说我爸的死跟喝酒有关系,那么我们就要找那天跟他一起喝酒的人了解情况。于关京的女儿于晴说,很快他们了解到父亲在前一天晚上参加了欢墩镇建管所所长王一省的答谢宴。

而韩排善本人则声称自己是躺着中枪,可能是之前我们参与调解没有成功,所以有人故意将我跟派出所也拉进去了。韩排善说自己当天正好在连云港市区参加一个考试,一直到晚上才回到所里,与那场酒席没有关系。

于关京的儿子于亚军给记者提供了几段驾校内部探头拍下的监控视频,视频记录了于关京当晚连人带车进出驾校的全过程。

昨天下午,赣榆县人民法院再次召集了于关京家属以及5名被告代理人进行了第二次诉前调解,记者了解到,二次调解在赔偿问题上依然没有达成一致。据死者家属方的代理律师介绍,接下来法院很有可能将会再次调解,如果调解还不成功,他们将要求启动诉讼程序,最终由法院进行判决。

然而从驾校的另一个监控探头记录下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大概在8点25分时候,由面包车照出的灯光从路面射向了高空,由此判断车子就是在此时掉到了路边的小沟中。

为了给于关京的死讨个说法,其家属将当晚开车的张秀文以及请客的王一省还有确认参与喝酒的另外3人徐磊、杨泗海和曹家财一起起诉到了法院。据代理律师介绍,起诉时未能确认庄某参与喝酒,所以没有一并起诉。

于晴称,据他们家人了解,当晚参与喝酒的人除了王一省和父亲外,还有欢墩镇派出所所长韩排善,欢墩镇广电站副站长张秀文,欢墩镇一移动营业厅的老板徐磊,欢墩镇欢南村支部书记杨泗海以及欢墩镇黄泥沟村支部书记曹家财等人。

经当天请客的赣榆县欢墩镇建管所所长王一省证实,当晚喝酒的一共有7个人,其中包括自己、于关京、张秀文、徐磊、杨泗海、曹家财还有一个姓庄的朋友,跟于关京一起喝酒的除了庄某以外,其余5个人与帖子中提及的人物基本一致,其中王一省、徐磊、杨泗海、曹家财职务均相符,而张秀文并不是欢墩镇广电站副站长,只是广电站的一名普通员工。

于晴告诉记者,因为王一省跟父亲于关京是好朋友,王一省的女儿在于关京的驾校学习驾驶时,于关京没有收取对方任何费用,王一省的女儿驾考通过后,为了答谢于关京,王一省于2012年12月15日晚上专门设宴感谢于关京,当天下午5点左右,接到邀请的于关京便开车离开了驾校。据驾校一位袁姓教练称,自己在7点多回家路过镇上时,刚好在王一省请客的酒店门前看到了校长于关京的车子。

于关京死后,其家人找到了送其回家的司机张秀文,张秀文承认自己有过错,对于关京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关京家人告诉记者,他们曾质问过张秀文为何当晚会忍心将于关京独自一人丢在车上,但张秀文始终保持沉默。

8点05分左右,张秀文好不容易打开面包车右侧中间得车门后,将坐在第二排位置上的于关京抱下了车子。

王一省说,因为当天的目的主要是感谢于关京,所以到场的人都是让于关京叫的,当晚7个人一共喝了4斤白酒,期间他还曾多次劝说于关京少喝,我知道他血压比较高,所以不敢给他多喝,都劝他少喝点。晚上8点左右,酒席散了,由在场喝了酒的张秀文开车将于关京送往驾校休息。

记者从赣榆县公安局了解到,1月26日,张秀文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赣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依法刑事拘留。而张秀文当时是否酒驾也无法求证。

从视频上可以看出于关京醉得非常严重,双腿发软,无法站立,从车子上下来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期间张秀文一直站在于关京的旁边打电话。

从视频中记者看到,12月15日晚8点01分的时候,由张秀文开着于关京的面包车进入驾校。

刚到路口,就看到我们的教练车歪在路边的土沟里,等走到跟前才看到校长蜷缩在第二排右边的座位上,脸贴着车玻璃,我们当时以为他只是被冻晕过去了,赶紧将他送往镇里的医院。小朱回忆到,校长被送到医院时,医生宣告他已经死亡多时。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